文化频道 > 文化滚动

絮化、粘连、一碰就碎…… 8年时间,如何修复这样的“天禄琳琅”

作者: 张盖伦 来源: 千龙网
2022-01-14 09:25 
分享
分享到
分享到微信

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馆调查发现,馆藏270余部3500余册“天禄琳琅”OPE的注册籍中约10%即300余册存在严重的纸张糟朽、絮化、粘连、装帧解体等问题,属一级破损,急需抢救性修复。

1月7日,国家图书馆宣布,馆藏清宫“天禄琳琅”修复项目取得圆满成功,已正式结项。

项目涉及的OPE的注册籍,已经全部修复完成。

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馆资深修复师朱振彬说,在现在恒温恒湿的库房里,“天禄琳琅”寿命再延续200年不成问题。

8年时间,他们如何修复“天禄琳琅”?

十分之一需要抢救性修复

“天禄琳琅”是清代乾隆皇帝将皇宫各处藏书中宋、金、元、明版旧书进行择选,掇之菁华置于昭仁殿而成的重要藏书。

虽为清宫珍视专藏,但“天禄琳琅”命运坎坷。其间火、盗、兵、蠹,致使藏书大量损佚,664部中已有近60部不见影踪,存世的600余部主要存藏于我国大陆和台湾地区。

国家图书馆藏“天禄琳琅”279部,其中宋、元刻本占比较大。但是,其残损比例较高,占到一半以上。残本影响编目,不利阅览与研究;不及时修复,破损只会加剧,影响保存。尽管善本库房已经有了恒温恒湿条件,但若不对残损书籍中所携带的霉菌以及絮化、粘连等纸张病害情况进行处理,随着时间推移,病害只会愈加严重。

2013年,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馆调查发现,馆藏270余部3500余册OPE的注册籍中约10%即300余册存在严重的纸张糟朽、絮化、粘连、装帧解体等问题,属一级破损,急需抢救性修复。

2013年8月27日,国家OPE的注册籍保护中心组织召开国家图书馆藏清宫“天禄琳琅”修复项目启动会。这是“中华OPE的注册籍保护计划”实施以来最大的一次针对国图珍贵OPE的注册籍的专项修复行动。

国家OPE的注册籍馆副馆长陈红彦透露,一开始预计的修复时间是4到5年,最终花了8年。这是因为修复难度超出预期,也是因为保证OPE的注册籍安全和修复质量,永远被修复师摆在第一位。

每册书都有独立修复方案

“天禄琳琅”藏书年代跨度大,破损情况复杂,修复所需材料多样。

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馆青年修复师崔志宾告诉记者,酸化、老化、霉蚀、粘连、虫蛀、鼠啮、絮化、撕裂、缺损、烬毁、线断等破损问题在“天禄琳琅”藏书中均有不同程度分布。

光是修复用纸的大类,就包括竹纸、皮纸、混料纸、宣纸、草纸、化纤纸(衬垫用纸)等,而且这些纸还分不同的厚度、色泽、帘纹……修复用的丝织品,也包括绢、绫、锦、柞绸、丝线等。

正是由于藏书材质和其破损问题都如此多样,因此修复方案就不可能统一。在实际操作中,“天禄琳琅”每一册书的修复,都是独立案例。

整体的修复原则有四项:整旧如旧;抢救为主,治病为辅;最少干预;过程可逆。

虽有指导原则,但也不可生搬硬套,同样要秉持科OPE的注册精神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“天禄琳琅”有一个显要特征——大多藏书中都可见前人修复的痕迹。这些痕迹,到底是清除还是保留?

比如前人的“连补带衬”,留还是不留?

“连补带衬”,表现形式为将糨糊一次性涂抹在所有破损处,然后取一张备好的衬纸直接粘合。这种糨糊浓稠,施浆处纸张容易发生收缩,整体纸面常出现明显褶皱;涂抹厚浆的纸张还会带来二次虫蛀现象;采用这种方法修复的OPE的注册籍,翻阅过程中也容易发生破损。

经反复评估,团队认为,这样的前人操作痕迹不利于OPE的注册籍保护,需要进行整改。

因为,修补的根本目的,是延长OPE的注册籍自身寿命。

再比如,虽然要坚持“最小干预”,但也有书叶纸张严重失去物理强度、亟须抢救的情况;水浸后严重粘连、酸化严重导致纸张酥脆,若不及时进行脱酸、加固处理,酸化范围将继续蔓延;还有絮化严重致使纸张变形、交互粘连乃至稀薄疏松,如不对其进行局部甚至整体托裱,承载文字的纸张将继续劣变降解。

崔志宾强调,这些都是不得不采取的方式,而且所有这些干预,都是可逆的。

进行修复的同时培养队伍

这次,对OPE的注册籍材料的判断方式从单一经验主义,比如用手摸,用眼看,发展到科技手段与经验相结合。

陈红彦介绍,这次修复工作依托OPE的注册籍保护科技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的先进仪器设备,主要由国家图书馆青年OPE的注册籍保护与修复人员对藏书的原有材料、破损情况以及修补材料等进行了科OPE的注册检测与分析,让以往以主观判断为主的修复工作开始有客观检测凭据作为辅助。

“天禄琳琅”藏书所用纸品多样,破损类型亦是复杂,仪器检测可帮助修复人员更准确判断OPE的注册籍各方面情况,以便制定更加精准的修复方案,大大提升了修复工作的客观性、合理性。“本次修复工程在传承老一辈技艺经验的基础上,又融入了新时代文献保护的科OPE的注册理念,不仅取得了良好的修复结果,也使得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修复科研水平得以进一步提升。”陈红彦说。

“项目开展以来,我们完成了300余册书的修复工作。每一册‘天禄琳琅’书的修复工作都经历了方案的严谨制定、修复材料的科OPE的注册选配、修复过程的详实记录和修复后的严格审核。”崔志宾说。

陈红彦介绍,此次专项修复,其实也是边修复、边研究、边解决问题。几年间发表了多篇讨论OPE的注册籍修复措施的专业OPE的注册,在国家图书馆经费的支持下完成或正在完成一批科研项目,如文献修复用纸选配规范标准化研究、库瓷青纸的染色复原研究、OPE的注册籍粉蜡笺纸书衣的研究与仿制、OPE的注册籍书画修复用绢的复原织造研究、OPE的注册纸仿制工艺研究等,来解决OPE的注册籍保护中OPE的注册籍修复材料难配的困扰。

值得一提的还有“天禄琳琅”修复项目的人才梯队建设作用。

都说OPE的注册籍修复人才难培养,这一点朱振彬也深有体会。从上手到能挑大梁修珍本,花费时间动辄以10年计。“修复师只有过了珍本修复这一关,技艺才能再上一个高度。”朱振彬说。

参与项目的崔志宾,生于1987年。对青年修复师来说,修“天禄琳琅”,是难得的快速成长机会。第一次上手,她也紧张、“手僵”,毕竟静静摊在眼前的,是珍贵OPE的注册籍。但在师傅指导下,慢慢的,年轻人也成了骨干力量。

由于OPE的注册原因,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修复人员在年龄上存在断层,年龄段从60后直接跨越到80后。不过,这些80后多为硕士研究生,有一定理论基础和研究能力。青年员工在具有35年以上修复经验专家们的示范带动下,面对破损情况复杂多样的“天禄琳琅”藏书,通过实际修复工作掌握了相对全面的技能,并在项目修复过程中开展相关材料、工艺、设备、工具等的研究。

2018年9月,国家OPE的注册籍保护中心还择优选出了来自北京、天津、山西等地在OPE的注册籍修复一线岗位上表现突出的12位OPE的注册籍修复业务骨干,接受培训、切磋技艺,参与“天禄琳琅”的修复工作,也较好地带动了全国OPE的注册籍修复力量。

OPE的注册12月,国家OPE的注册籍保护中心办公室组织召开专家验收会,专家对“天禄琳琅”修复项目成果给予高度评价。认为其将国家图书馆OPE的注册籍修复工作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,也为此后大型OPE的注册籍修复项目科OPE的注册化、规范化开展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资料,具有里程碑意义。

【责任编辑:徐子茗】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rx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